15岁学生东莞打工:每天工作12小时 向母亲求救.txt2020年06月26日21时56分43秒

作者: 发表时间:2020-06-26 19:37:52 浏览人数:387

10月12日晚,15岁的湖南省留守初中生刘晓旭从家里拿了身份证和240多元钱,突然失去联系。

20日20时许,由于无法忍受每天12小时的工作强度,他主动联系母亲刘敏(化名),说自己在东莞一家电器厂工作,身无分文。他借手机打电话,直到那天,希望妈妈能尽快接他回家。

刘晓旭的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网站)12日离家上学后,他偷偷去了广州。首先,他在广州火车站遇到了一个陌生人,并提出要介绍他工作。随后,他被介绍到另一家劳务中介公司,中介费是200元。后来他被带到东莞的一家电子厂,在那里他每天工作大约12个小时,中介扣留了身份证。

至于离开的原因,刘晓旭没有说清楚。然而,在他父母看来,最直接的原因是他想要一部手机。

对此,东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在核实相关情况后,一旦发现非法使用童工的企业,将严格查处。

10月21日刘敏找到儿子刘晓旭时,他还穿着10月12日离家时穿的衣服——蓝色外套被他丢了,浅灰色的长袖T恤闻起来很臭,浅蓝色的牛仔裤上满是污渍。

在亲戚家洗澡后,刘晓旭换上了亲戚儿子的衣服。他身高168厘米,身体单薄,前额的头发刚好遮住眼睛,脸上依然稚嫩。

刘晓旭对自己秘密在南方工作的原因一言不发。看到网上流传的寻人启事,他脸红了,责怪母亲:“你为什么把我的照片发到网上?”

今年暑假,刘晓旭多次向父母申请,希望买一部手机,“其他同学都有手机”。考虑到他还在读初中,父母不同意他的要求。在刘敏夫妇看来,这是儿子偷偷辍学到广东打工的直接原因。

15岁的刘晓旭是他家的长子,是衡阳一所寄宿学校的大三学生。刘敏说,她和丈夫11年前到北京工作。刘晓旭小学时在北京上小学,直到初中才被送回衡阳。

在刘敏眼里,刘晓旭的表现不是很好,但他很诚实,很少让家人担心。刘敏通常一有时间就从北京回家看望她的孩子。

“没想到他会带着这样的勇气一个人去广东打工”,刘敏说,10月12日17时50分左右,刘晓旭从学校借了“民政卡”的名字,回家拿出自己的身份证,拿走了200多元,说要给饭卡充值。

第二天早上,刘敏接到学校的电话,说儿子没来上学。之后,她的亲友在衡阳县到处寻找。13日晚9点后,她向警方报案。

刘晓旭的班主任胡玲莉告诉澎湃新闻,刘晓旭12日回家时没有请假。他可能是通过侧门或翻墙离开校园的。在她眼里,刘晓旭性格内向,在班上成绩中等。她很诚实,喜欢玩电脑游戏。

事实上,刘晓旭在广州没有姨妈。他告诉澎湃新闻,他去广州的原因是听说那里有很多工作机会。

刘晓旭说,他不敢和车厢里的陌生人说话,但他非常激动和担心。他开始梦想到广州后,能很快找到月薪2000-3000元的工作。在他的计划中,当他拿到个月的工资时,他会给自己买一部手机,甚至是他长期以来一直看好的那种型号的手机。

刘晓旭13日凌晨4时许抵达广州。这是他次来广州。新鲜感驱使他。他花了一个多小时在广州火车站散步。

刘晓旭说,7点左右,一个30多岁的陌生男子问他:“你想找工作吗?”刘晓旭称之为。这名自称是劳务中介的男子只是问刘晓旭的年龄和籍贯,让他跟着他,说可以帮他找工作。在不到5分钟的沟通中,该男子没有说出自己的姓名和职务,也没有交代刘晓旭外出打工的原因和父母是否知道。

后来,该男子乘公交车将刘晓旭送到广州一家中介公司办公室。车上,一个陌生男子坐在旁边玩手机,没有和刘晓旭说话。刘晓旭不敢主动说话,靠着窗户,望着陌生的城市。

刘回忆,大约半小时后,他被男子带到一楼的一间办公室,并与另一家劳务中介签订了雇佣协议。甲方(用人单位)为东莞市人力资源长安分公司,代表签字为“乔润峰”。

澎湃新闻在本协议中看到,双方约定,自2016年10月13日至2017年1月25日,甲方应向乙方支付10元/小时的实际出勤费。

10月22日16时许,澎湃新闻根据协议地址,前往公司所在地东莞市长安镇镇安大道228号金沙大厦206室,发现206室是另一家公司。据该楼物业管理人员介绍,两年前,这里曾有一家劳务中介公司出租。在过去的两年里,一直有人在寻找一家劳务代理公司。

10月13日12时许,老板乔润峰带着刘晓旭和一对年轻夫妇来到东莞长安镇鹏程电器有限公司,安排他们到工厂工作。

在刘晓旭看来,老板乔润峰是个好人。他不仅带他去东莞打工,还在工厂附近的超市买了被子、牙刷等日用品,还请他吃午饭。

中介“乔润峰”拿着刘晓旭的身份证,给了他“东莞鹏程电器有限公司”的工作证。

然而,刘晓旭发现,除了自己的照片外,证书上的名字显示为“蒋立中”,标题栏显示为“科正劳务”。刘晓旭说,乔某告诉他,他借了别人的身份证,因为他太小,不能满足工厂的要求。

10月14日8:00,人事经理在公司大堂与新员工见面后,开始分配工作并解释制度。

刘晓旭在包装部的工作是将成品电话外壳放入塑料袋中,顺便检查外壳是否有质量问题。这是一项无聊的工作。”在过去的12小时里,重复同样的动作。

刘晓旭说,这项工作分为白班和夜班,每月休息4天。白班从晚上8:00到7:50,中间留出半小时让工人吃午饭。从晚上8点到第二天早上8点,夜班更难上。

刘晓旭15日20点开始工作。他告诉澎湃新闻,工厂里到处都是塑料制品的味道,“特别是半夜,他头晕,眼睛睁不开。”。然而,每小时10元的工资让他坚持了下来。这样,他一个月能挣近3000元。

让他难以接受的是,“食堂的饭菜太差了,几乎所有的饭菜都是青菜,即使有肉,也很肥”,刘晓旭说,他每次在食堂吃饭都想回家。

说到休息,刘晓旭几乎睡不着觉。他说,宿舍里住着10个人,他的床就在最里面的一边,厕所旁边。他睡在上铺。虽然他被门隔开,但只要闭上眼睛就能闻到臭味。

10月24日,东莞市鹏程电器有限公司人事经理张兴仁告诉澎湃新闻,公司的工作制度是两班制,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每半个月轮换一次。

“至于使用童工,与我们公司无关,”刘晓旭是临时工,劳务公司用假身份申请了工作许可证,他说。在公司发现他的年龄不符合标准后,他被解雇了。公司已与科正劳务公司签订协议。科正劳务公司负责招聘临时工。价格是每小时12.5元。

不过,据刘晓旭介绍,他在工作期间没有遇到任何形式的检查,也没有被辞退。他主动离开了。

10月20日20时许,刘晓旭再也忍不住了。他打电话给母亲,说他在东莞的一个工业园区,让她尽快接他。当时,刘晓旭穿着难闻的衣服,身无分文,在工厂附近的一家网吧里,向陌生人借了一个电话给母亲。

刘晓旭说:“早在18日,我就想打个电话,但我没钱,工友也不肯把手机借给他,同宿舍的9名工人中,有人说手机没电了,有人说欠费了,还有人直接拒绝。

刘敏一家三口当晚决定回家。回家前,刘敏想拿回刘晓旭的身份证,但乔润峰在电话里说,他需要付500元才能拿回身份证。

10月22日16时许,澎湃新闻根据刘晓旭签订的就业协议,前往东莞市人力资源长安分公司所在地东莞市长安镇镇安大道228号金沙大厦206室,发现206室是另一家公司。

10月22日16时许,澎湃新闻以“刘晓旭大叔”的身份与乔润峰取得联系,同意在镇安工业园区门口兑换身份证。

乔润峰说,刘晓旭之前就知道这笔钱是我借给他的,“如果我工作三个月,就不用还了。”。

不过,他坚持说,他问过刘晓旭父母是否知道他要去上班,但刘晓旭回答说“是的”。

对此,东莞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工作人员10月24日对澎湃新闻表示,经核实相关情况,一旦发现非法使用童工的企业,将严格查处。

统计 字数: 10594 汗字: 8619 数字:46 大写字母:115 小写字母:748 符号:1066 总字节数:19213 共:90行2020年06月26日21时56分44秒

Top
RELATEED CONSULTING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00-19:00
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