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0余名学生受骗 安徽大学生做兼职也能遇上校园贷.txt2020年06月26日21时57分12秒

作者: 发表时间:2020-06-26 19:37:52 浏览人数:423

“好吧,那时候我居然这么听话,真是太傻了!”就读于安徽省某职业技术学院的大二学生张达,几个月前的作弊经历仍让他心烦意乱。

原来,我是学校里的兼职代销员,卖手机卡。后来,我被要求用我的身份证在网上购物平台上通过按揭贷款购买iPhone。结果,我没拿到手机,连我本该拿回的房贷钱都不见了。和他有同样经历的学生不在少数。

据了解,该公司已代表合肥多所高校开展了手机卡销售业务。被骗学生来自省会合肥的多所大学。目前,共有160多名学生被骗,涉案金额达数十万元。

张达放学后喜欢运动,在学生会任职。校园生活安排相对丰富,但他还是花时间做一些兼职。用他自己的话说,“我想赚更多的零花钱,丰富我的生活。”

“一个月的生活费1000元,大部分都是在学校吃的,剩下的都是朋友聚会时交的钱,缺衣少食的时候交两个。但如果他们想和朋友出去玩,显然还不够。”张达说,周围很多学生都在外面兼职,做各种工作。一些有点“天赋”的人去跆拳道馆或舞蹈俱乐部当兼职老师,而另一些人去餐馆和服装店当店员。

张大达在学校附近的一家小餐馆做杂工。他按小时计酬,每小时10元。他只能在周末抽出时间工作,赚的钱很少。

“这个兼职是同级同学介绍的。他说自己是校内经纪人,还去了相关公司,一个接一个地进行了“实地考察”,最后推荐了这次行程,“张某说,当他遇到类似的网上兼职经纪人业务时,会考虑是否存在风险,但熟人的介绍打消了他的疑虑。

公司要求张达在3月和4月开始招收学生做“推销员”。开学时,张达把新生带到公司在学校的代售点,把电话卡卖给新生,卖了一张卡,公司答应给张80-120元的提成,他就去和“下属”的“业务员”分享。

张达认为,收入明显比酒店杂工“高得多”。他还向有经验的同学请教。代售手机卡可行吗?当他得到肯定的回答时,他一口气就答应了。

正图公司校园经理孙某让张达用身份证在一个名为“分期付款音乐”的网上购物平台上通过按揭购买一部iPhone。

“你的很多同学都这么做了,没问题。如果你这样做,这笔钱会按时交给你的。如果你不这样做,代理电话卡的工资可能没有协议那么高。”据张达说,当时孙经理“说服”了他。

周围也有学生选择不“刷单”,但张达认为钱会少,还是不“放弃”。一开始,推荐他的学生说:“我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几个月,没问题”,这让他打了一针“强心剂”。

在孙某的大力劝说下,张某购买了一部总价6599元的iPhone7 plus,分12期按揭每月支付549.92元。

“孙经理一到学校就拿了手机”,张达说,5月份起公司就拖欠了费用,让他先垫资,因为“公司的资金周转不了”。

考虑到违约金和个人信用,张达不得不自己付房贷。今年6月,张达突然联系不上旅程移动的员工。

“以前,孙经理每隔一段时间就为我们的代理人开一次会。自从他在《分期付款音乐》中买了一部手机后,他几乎消失了

校园经理孙先生说他已经走了,而公司老板王先生却没能通过。面对剩余的4949元未还房贷,张达不知如何是好。

安徽省消费者权益保护委员会律师、安徽大学法学院副教授陆斌认为,正图移动公司打着不存在公司的旗号,表面上是在招收大学生从事手机校园卡销售业务。事实上,利用个人身份信息透支、购买上千元手机,最终把手机当成自己的手机,是在欺骗大学生。这是通过捏造事实或者隐瞒真相,骗取大量公私财物的行为。

根据《更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诈骗案件具体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和刑法有关规定,正图移动公司的行为已成为刑事立案的标准。

吕斌建议,为防止进一步伤害,被骗大学生应及时还贷,然后通过公安机关向犯罪分子追缴赃物。”大学生更好与其他被骗学生一起报案,以引起公安机关的重视。”。

此外,据了解,目前合肥市也有几起类似的大学生兼职被骗案件。作案者的作案方式各不相同,但“例行公事”却很相似:他们都利用大学生的“急”心理找兼职赚钱。通过网上贷款平台或刷单平台,以“零首付”、“零利息”等低门槛、低成本为幌子,让大学生先吃“甜头”,再诱骗他们骗学生。

今年9月25日,在合肥市蜀山区某酒店打工的学生秦某看到一条关于刷微博的兼职信息。随后,秦某联系对方刷单109元,对方立即退还了114元。青青松拿到5元的提成,然后秦在一个小时内交了4块钱,总共12000元。这时,对方告诉秦,这首单曲必须变成两首,否则他拿不到钱。秦某急着向老师和同学借了1.2万元,转给对方。

之后,对方要求秦某将卡转让了很长时间。秦某觉得此时自己可能被骗了,对方已经成功骗了2.4万元。

巧合的是,毕业于合肥某高校的王同学发现,很多互联网平台都可以为大学生办理手机业务的分期贷款和分期付款购买,没有任何担保和资质,只要动一下手指填写表格就行了,你可以很容易地贷到几千甚至几万元。于是,王某开始利用学生身份进行放贷和非法占有。

身份不明的大学生前来求职后,注册了各类网上贷款平台账户。王假装与这些平台有合作关系,但只是为了完成业务量。

当兼职学生注册这些网上贷款账户时,王某要求他们在各个平台上购买手机分期付款和网上贷款业务,并要求他们将所借的手机和资金交给自己处理,每张订单都会给学生几十到几百元的“提成”。为了彻底打消学生们的疑虑,王某承诺如期还款,一切风险由自己承担,与当事人无关。

之后,王某不仅欺骗学生拍照录像,让学生申请银行卡交给他保管,还利用各种平台检查漏洞不严,假扮学生本人提高贷款额度,非法占有大量资金,很多受害者都不知道。案发时,警方统计被骗学生246人,涉及资金300余万元,贷款平台19个。

合肥警方提醒,大学生在求职或兼职时,不得向他人泄露身份信息,也不得在互联网平台上随意申请各种贷款。一些贷款公司向大学生出售业务时,往往不讲贷款的真实风险,不详细讲贷款利息、违约金、滞纳金等收费项目的计算方法和可能发生的金额。相反,他们往往打着“零首付”、“零利息”等幌子进行诱导,导致一些不深入世事、自控能力弱、急于消费的大学生上当受骗,不仅侵犯了知情权,金融服务消费者的自由选择权和公平交易权,也有诱骗和强迫交易的嫌疑。

“这次被骗后,父母劝我最近不要做兼职,专心读书”,虽然6000多元还没讨回来,但张达现在已经放弃了做兼职的念头,回到了校园生活。

统计 字数: 10594 汗字: 8619 数字:46 大写字母:115 小写字母:748 符号:1066 总字节数:19213 共:61行2020年06月26日21时57分12秒

Top
RELATEED CONSULTING相关咨询
选择下列产品马上在线沟通
服务时间:9:00-19:00
你可能遇到了下面的问题